第4版:万水千山
2012年07月17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黄逸峰其人其事

    □ 齐  伟

    一次极偶然的机会,读到了黄逸峰的传奇故事,知道他曾任铁道纵队首任局长。

    黄氏1906年7月22日(农历六月初六)出生于江苏东台,初入私塾即体现出“天才儿童”的本色,后只用一年的时间读完初中,又用一年的时间读完高中,再先后考入上海中国公学大学部、上海复旦大学商学院、暨南商科大学。1925年在上海复旦大学商学院就读期间参加“五卅”运动,8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10月转为中共党员。从此开始了其7次被捕、3次被迫离党又再次入党的传奇人生。

    1927年3月在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中,黄氏率领工人纠察队率先攻下闸北区第五警察署,为起义立下首功。“四·一二”事变当天,黄氏从国民党26军2师司令部救出被扣押的周恩来,亲自护送周到江浙区委秘密机关,为此受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的专门接见和嘉许。刘峙部队进驻闸北后,即将黄逮捕,是为第一次被捕。1927年6月,中共江苏省委调派黄氏任南京地委书记,他到南京还没来得及开展工作即被捕,是为第二次被捕,2个月后获保释放。1928年2月,黄氏被任命为南通特委书记,到任伊始又被国民党逮捕,被判10个月徒刑,是为第三次被捕。1929年3月,黄氏任全国铁路总工会秘书长,被怀疑政治立场动摇,中共组织割断了与他的联系,是为第一次被迫离党。

    黄氏被迫离党后,1930年流亡南洋。在南洋期间因组织进行抗日宣传和共产主义宣传,先后遭到暹罗政府3次逮捕,是为第四、五、六次被捕,1934年被变相驱逐出境。从南洋回国后,他考入京沪、沪杭甬铁路局机务训练班,毕业后分配到铁路局机务处任职,因组织领导铁路青年职工开展反贪污和抗日救亡活动,于1936年冬又一次被南京政府逮捕,是为第七次被捕,虽很快获释,但由于拒绝陈立夫劝其加入国民党的“美意”,被迫离开了铁路局。

    1941年3月,经陈毅等介绍,黄氏被批准重新入党,并奉命组建新四军“联抗”部队,担任司令员兼政委。1946年初,黄氏担任国共和谈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团交通处少将副处长,是中共历史上早期少数被授予军衔的将军之一。

    1947年,鉴于黄氏是党内少有的熟悉铁路业务的人才,他被调派到东北铁路部门工作。1948年7月,黄氏担任新组建的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局长,在苏联的大力援助下,为创建中共历史上的第一个技术兵种——铁道兵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9年3月,黄氏卸任。5月,铁道纵队扩编为铁道兵团,滕代远任司令员兼政委。

    但黄氏的传奇跌宕人生并未就此结束。上海解放后,他出任第一任上海铁路局局长,后调任华东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兼党组书记。黄氏是一名标准的专家型领导干部,对于知识传承具有先天的热情,就任华东交通部部长之初,创办了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并兼任其校长。黄氏的学者风范受到学校师生的广泛认可,据曾在该校就读的一名学生的日记记载:“黄部长讲话很有感染力,很有理论水平,看样像是个知识分子。”但华东交专很快就给黄氏带来了灭顶之灾。

    1951年12月3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栏发表了一篇题为《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存在混乱现象》的文章,署名“上海华东交通专科学校一群学生”。文中反映:华东交通专科学校专业分科混乱;教学场地设备简陋,学校领导方面不设法改善教学设施,却大肆铺张建礼堂、搞典礼;学校管理松懈,未订爱国公约,很多教师仍用英文讲课;对学生的退学、转学事宜亦不加过问;希望将来院系调整时“把我校全部归并入”上海交通大学。这篇明显带有私心杂念(想成为上海交大学生)的告状信,引发了黄氏的雷霆震怒。他指示追查投稿人,布置师生员工联名去信《人民日报》编辑部,要求予以正名。之后事态发展竟然失控,矛盾不断激化升级,由于黄拒不认错,且有对举报人打击报复之嫌,在舆论界及各级掀起了轩然大波,最终惊动了毛泽东。毛泽东批示:“压制批评,轻则开除党籍,重则交人民公审。”黄氏因此成为建国初期仅次于刘青山、张子善等人的党内反面高级干部典型。1953年初,个性倔强的黄逸峰被开除出党并撤销本兼各职,是为黄氏第二次被迫离党。他所领导的华东交通部党组被撤销,由其一手创办的华东交通专科学校亦在全国院系调整中被拆分停办(相关科系分别调入浙江大学、南京工学院、山东工学院、北京铁道学院、华东纺织工学院、苏南工业专科学校等)。

    黄氏在建国初期特殊的政治背景下,因这么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即被清除出党,其内心的痛苦和委屈可想而知。好在事后毛泽东也意识到对黄的处分过于严厉,在新的政治形势下,黄氏于1956年底被批准重新入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厄运到此结束,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第三次被清除出党,并被扣上“修正主义分子”、“共产党叛徒”等大帽子,关进“牛棚”,下放“五七”干校,接受了数不清的审查,身心备受摧残。

    黄氏并未就此退出历史舞台,改革开放后,他迎来了自己命运的又一个春天。1978年11月,年过古稀的黄逸峰受命重建上海社会科学院,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执著,不顾年老体弱,日夜操劳,忘我工作,致力于中国近代经济史研究,取得了斐然的学术成就,并迅速奠定了上海社科院的科研基础。

    1980年,中共上海市委专门组织对黄氏的历史问题进行复查,中纪委于当年12月作出批复:“黄逸峰同志的主要错误属实……但不应定为反党分子,给予开除党籍的处分。……同意恢复其党籍。”当上海市委派专人把1952年事件的复查结论和中纪委批复送达黄氏时,已躺在病榻上的黄氏老泪纵横:30年前的问题终于得到了一个可接受的处理结果!

    1988年11月27日,黄逸峰与世长辞,享年82岁。时在上海工作的江泽民、朱镕基、曾庆红、陈至立、夏征农等领导和500多位人士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黄逸峰“联抗”老战友祝玉林撰写的《悼念黄逸峰》,概括了黄逸峰的一生业绩:

    屈指相知六十秋,苏中风雨忆同舟。

    论功抗日持联合,野战军兴传运筹。

    推行新制立前哨,铁路交通展大猷。

    “三反”浮云昭雪日,一编撰著卧床头。

    钻研经济排干扰,独向申江苦探求。

    噩耗传来肠寸断,哀哀公志未能酬。

    黄逸峰真的壮志未酬吗?作为一名兼具革命者和学者风范的风云人物,他的一生确实跌宕起伏,挫折不断,令人不胜唏嘘。由其一手创办并令其蒙羞终生的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已经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原校址上海市华山路630号成为今上海戏剧学院校园),但上海社科院的复兴应有其不灭的功绩,特别是由其创始的铁道纵队,薪火相传,由铁道兵而中国铁建,如今已发展成为在国内国际极具影响力的特大型建设企业集团。这对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也是一种真切的安慰吧!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