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8年09月02日 星期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工地情结

    □ 郑利萍

    高铁驶离站台,一路北上,透过车窗,能看到很多正在建设的路和桥,还有那些熟悉的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或在桥墩上、或在隧道口、或在塔吊里的工人们。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眼窝湿润,思绪也一下子如泼墨般散开了……

    工地,是个被赋予了太多情感的字眼儿。提到它,想到的是钢筋、混凝土、吊车、挖机和铲车等设备物资;是高耸的桥墩、漫天的蔚蓝与壮观的气势;还有那群戴着安全帽、穿着工作服,胸前印着鲜红“中国铁建”标志的劳动者,他们带着施工图,扛着测量仪,风尘仆仆,忙碌前行。身后,此时项目部的同事,应该还在嘈杂的机械声中紧张有序地施工吧。

    还没离开项目部,我的心已经五味杂陈。3年多的工地生活片段,在大脑中像胶片一帧一帧闪过,连缀成蒙太奇般的思念。工地上很苦,五加二、白加黑,风吹雨淋、严寒酷暑,大伙儿朋友圈里的照片,要么是施工大干现场;要么是身着工装,头戴安全帽的自拍。在工地上,我们总能遇到这样一群人,一边嘟囔着“这活没法干了”,一边狼吞虎咽吃完饭火急火燎地赶往施工现场;在工地上,刚走出校门不到半个月的新员工,黝黑的肤色给他们烙上了角色转变的印记;在工地上,色彩单一的工作服将清瘦的女生渲染得更单薄,仲夏的高温中,男同志给了她一个亲昵的称呼——“哥们儿”;在工地上,皱纹里满是灰尘的老铁道兵,马上就要退休了,他告诉同事,心情像5月的天,阴晴不定,高兴和伤感交错。退休的那一天,他像往常一样与同事们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走进工地,恋恋不舍地与周遭的一切挥手告别。

    列车在前行,留下了身后无限延伸的钢轨,想起3年前自己一脸懵懂迈入沈海项目部大门时的情景。当时那里还没有桥,只有坑坑洼洼的地面。随着一阵阵鞭炮声,首根桩基开钻了,随后是承台、墩身、盖梁、梁板架设和桥面铺装,直至伸缩缝安装完成,一座大桥就这样屹然耸立。施工现场不断改变,我也不断成长,从综合办文员干起,学习收发文件、车辆管理、材料撰写、后勤管理,到如今独立负责综合办工作。这期间,哭过、笑过、迷茫过、失落过、挣扎过,可纵有千般感情,这都是我热爱的工作,项目部就是我的家。离开之后,心里就像被挖开了一个洞,里面装的都是想念,一触碰,还会酸酸地疼。

    3年多时间,1000多个日日夜夜,我见证着桥墩渐渐升起,就像电影里的快镜头,不断在脑海里闪现、重演。想起了山头爆破前,项目部不论男女,全员出动,分成小队去路口警戒,疏散人员,那团结无畏的阵势,是铁道兵精神的传承;想起台风来临,接到人员转移通知时,大家自告奋勇,我来留守、你来负责抗台物资运送、他来负责指挥转移车辆,分工明确,合力抗台,一起在避灾安置点啃面包,吃泡面,谈笑风生;想起大家坐在休息处休息时,老钟神秘地掏出一袋杨梅递给大家止渴,大家一起吃着杨梅,一个个酸得咧开了嘴;想起老兵退休时,大家统一着装列队欢送,合唱一曲《送战友》,唱着唱着,声音越发哽咽,唯有紧紧握住彼此的手,老兵们眼里闪烁着泪花,一步三回头,踏上回家的征途。这一幕幕,就像一个个烙印,深深印在我的心里。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他们的样子,或年轻,或年长,或大笑,或哭泣,但眼神里都是对工作的热情,对项目的爱。

    上午11时,列车经过杭州,车窗外的阳光金灿灿的。此时,传达室的董部长又该来给我们送报纸了,去工地的车辆也该陆续回来了,保洁大叔拖地也应拖到会议室了,食堂里正冒着热气,试验室的妞妞和大黄又要开始抢骨头了吧?项目部的天空肯定一如既往的湛蓝,灿烂的阳光会将他们的脸映衬得特别美丽。

    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