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8年09月30日 星期日
  上一期   下一期  
立下愚公移山志

    □ 何 杰

    连日降雨后,阿普洛河高涨的水位渐渐退去,通往丽香铁路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的施工便道终于露出水面。

    位于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横断山脉三江并流腹地的圆宝山隧道,横穿滇西地震带,海拔3300多米,软弱围岩密布,施工难度较高,是丽香铁路特长隧道,也是一级风险隧道。

    在便道旁的山坡上站着一位身材瘦小的“老头儿”,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奔腾的河水和泥泞的便道。他就是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专业队队长赵立志。老赵黝黑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卷曲的头发倔强地挺立着,后背微微隆起。跟同龄人相比,这位刚满40岁的汉子面相老了很多。不一会儿,他走上施工便道,带着施工人员进了隧道。

    知道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的人都会从嘴里沉甸甸地蹦出一个字:难!不过,再难的工程,只要用心去干,就一定能攻坚克难;再苦的环境,只要勇敢面对,就一定能一往无前。老赵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去年3月,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因施工进度严重滞后刚刚经历了两次队伍调整,现场施工便道坑坑洼洼,生活区缺水断电,隧道通风极差,职工士气低落。老赵临危受命,担任隧道四队专业队队长,他斩钉截铁地说:“党员就是要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哪里有困难,哪里就要有党员带头冲锋的身影。”

    老赵雷厉风行,到场后立即着手理顺现场施工管理。可滇西高原特殊的气候和圆宝山隧道独特的地质,给刚上任的老赵来了个狠狠的“下马威”。当年4月,新上场的二衬班组接连有5名工人因高原反应晕倒在二衬台车前,现场许多人都出现流鼻血、胸闷和头痛症状。一名喷浆手从隧道里被抬出来时,脸色铁青,心率一度飙升到每分钟140次。困难并没有把老赵吓倒,他带着工人一起干,亲自打风枪、立模板,打仰拱混凝土。随着隧道越打越深,空气越来越浑浊,氧气越来越稀薄,温度也越来越高,大伙儿干完活出来时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甚至连吐口痰都是黑色的。不到一年时间,二衬班组就换了7次,旧的班组要清退,新的班组要磨合,这一反一复严重影响了施工进度。

    为了解决隧道内的通风难题,老赵带领技术员反复试验,一方面更换大功率进口风机,在隧道拐弯处增加储风袋;另一方面为大家配发便携式氧气瓶、防尘口罩等,极大改善了员工施工工作条件。每次进隧道,他一待就是大半天。不管是二衬施工,还是喷浆作业,老赵都会全程盯控。一次,看到工人振捣仰拱不合格,老赵不顾喷溅到身上的泥浆,一把夺过振捣机亲自干。“大家干活儿都很辛苦,但工程质量必须保证,忙活了半天质量上不去,那还图个啥?”看着愣住的工人,他严厉地说。

    除了隧道通风难,拦在赵立志面前的,还有虎跳峡漫长的雨季。去年7月,一场暴雨过后,阿普洛河上游的香丽高速弃渣场突发泥石流,通往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的施工便道和排水涵管被近10米深的淤泥和弃渣掩埋,暴涨的河水在便道上肆意横流。“老李,赶紧把挖机调来,把泄洪口扒开!”老赵顾不上换水鞋,直接蹚过齐膝深的河水,指挥挖机进行抢险。在这个过程中,老赵多次被湍急的河水冲得打趔趄甚至摔倒,但他总是立即爬起来,继续带着大伙儿抢险。经过3天没日没夜的抢修,他们终于抢通了排水涵管和施工便道,确保了下游村庄安全。

    今年5月,虎跳峡提前进入雨季。山体垮塌、涵管堵塞、便道冲毁,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在老赵面前。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天天跟便道、水管、电线做斗争。施工便道毁了修、修了毁、毁了再修。一次中午吃饭时,老赵拿着一张刚烙好的单饼说道:“俺们山东人吃单饼长大的,别的没有,就像这单饼一样,又硬又韧。”生性倔强的他,心里压根儿没有“服输”二字。

    7月25日,在高原湛蓝澄澈的天空下,蝴蝶到处飞舞,便道两侧的格桑花娇艳欲滴,圆宝山隧道4号横洞小里程与3号横洞大里程之间顺利贯通。就在其他人欢呼雀跃之际,老赵又带着专业队队员奔赴大里程施工现场。

    路不险则无以知马良,任不重则无以知人德。再苦再难也要干下去,不打通圆宝山决不罢休!这是赵立志的誓言,也是中国铁建丽香铁路建设者的诺言。

    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