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要闻
2018年10月09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从纵横制电话交换机到系统集成有多远?
千丝万线繁 数字一键通

    通讯员  齐晓景

    9月16日,强台风“山竹”来袭,直扑广东沿海,瞬时最大风力达16级。台风过境后,港珠澳大桥气象检测系统显示,全线供配电系统高低压运行一切正常,港珠澳大桥近30公里桥面上的路灯正常开启,点亮了伶仃洋的夜空。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经理蔡俊福拿着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的感谢信,长舒一口气:系统集成不仅复杂,而且安全可靠,再度让世人为这项超级工程点赞。

    若论起港珠澳大桥系统集成的前世今生,就要说说蔡俊福干过的高铁系统集成了。

    1985年,从上海铁道学院通信专业毕业的蔡俊福,被分配到中铁十五局电务处的工地上,当时的铁路通信还是纵横制电话交换机,通信干线大部分还是明线。

    蹲在铁路线的道砟旁,蔡俊福把手摇电话机的一端接在室外设备上,另一端贴在耳朵上:“喂,能听见吗?有噪音吗?”

    当时23岁的小蔡,为了勘测现场,每天在工地平均步行二三十公里,黄胶鞋磨坏一双又一双,还被晒得起了皮。

    1987年,铁路设备开始更新换代,引进了数字通信技术。作为全处唯一在大学里接触过“数字通信”技术的工程师,小蔡成为中国第一条使用数字通信技术的铁路——衡广复线的主管工程师。

    “作为主管,别人不懂都会来问你,必须自己先搞懂”,蔡俊福坦言。他夜以继日地研究图纸、翻查资料、请教专家,把难题一个一个消化。衡广复线顺利建成,并获得国家及铁道部优质工程奖,蔡俊福第一次有了获得感。

    1993年,“八五”后3年铁路迎来第一次建设高潮。蔡俊福作为兰新复线的总工程师,每天奔波在300多公里的线路上。

    “天上无飞鸟、地上石头跑、早穿皮袄午穿纱。”嘉峪关的艰苦锤炼着铁路人的意志。

    兰新复线作为第一批推广铁路光缆的线路,对通信技术提出新的要求。蔡俊福把光纤熔接机上细如发丝的光纤一对对接续起来。

    在建设南昆铁路时,南宁海拔很低,昆明海拔很高,一路都在穿山越岭。开着越野车跑线路,虽然累得骨头要散架,但看着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蔡俊福竟生出别样的情怀。他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记录下工程人的点点滴滴。

    从南昆、成昆、秦沈到武九,蔡俊福以两三年一条线的速度,伴随着中国铁路飞速成长,并亲身经历从1997年到2007年中国铁路的6次大提速。

    在2004年的第五次大提速中,时速160公里的直达特快列车,惊艳国人。当时程控交换机已经普及,为了适应大运量,铁路要扩能就要加个模块,持续升级改造。

    2005年,为了发展中国高铁事业,顶层设计高屋建瓴,中国铁建电气化局应运而生。蔡俊福跟随单位并入该集团,踏上新的旅程。“客专”“高铁”进入他的工作圈。

    高铁从引进、吸收到自主创新,走过了不寻常的路,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速度”。郑西高铁作为第一条100%国产化高铁,有许多难关等待建设者去攻克。

    “以前每个项目起码设4个专业副经理,分别负责通信、信号、电力、电气化。高铁不一样了,‘四电’专业互联互通,系统集成了。”蔡俊福对郑西高铁记忆犹新的是联调联试。在室内设备的背后,连接着若干台自动化设备。设备安装完成之后,线路开始送电、调试,空中与机车的对接、钢轨与列车的对接使弓网关系和轮轨关系有机衔接,设备关联实现自动化、精准化。

    “列车控制自动化,C3系统的成功,为高速铁路提供了智能化的大脑中枢神经。”从郑州到西安,蔡俊福不知道添乘过多少个来回,发现缺陷,克服缺陷,一次一次的“克缺”过程正是中国高铁“四电”系统集成施工技术的孵化过程。

    郑西高铁开通后,蔡俊福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联调联试专家之一。

    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中标后,领导对蔡俊福说:“这条线路采用系统集成,你去吧。”跨界创新,系统集成,成为蔡俊福的又一次人生挑战。大桥交通工程包含通信、收费、监控、供配电、照明、系统集成等12个子系统,是一个具有整体性的“巨型系统”。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的负责人说:“公路系统集成,谁都没搞过,你们自己摸索,我们支持你们。”

    在中国交通40年成就展上,郑西高铁C3系统模型、港珠澳大桥同时亮相。蔡俊福看着展览,笑容中满含幸福的泪水。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