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要闻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编织大国高速公路网

    本报记者  邹径纬

    9月5日,清晨6点,刚刚结束休渔期的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渔港,老渔民王兴元一家熟练地挑拣、搬运着上千斤的“战利品”。三四个小时之后,这些鲜活的海产品将通过沈(阳)大(连)高速公路,汇入沈阳百姓的餐饮链条中。

    “海鱼只有活着,才能卖上更好的价格。”在王兴元眼中,被誉为“神州第一路”的沈大高速公路,是像他一样不计其数的营口渔民发家致富的起点。

    时光倒回1984年6月,新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从沈大高速公路起步。以此为标志,“兵改工”不到半年的中国铁建,拉开了由单一修铁路向修建高速公路拓展的序幕。

    “当时,这条路同国外高速公路相比毫不逊色,通车典礼上,仅前来观摩的外宾就有350多人。”中国铁建沈大高速公路参建者唐国荣介绍。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由中铁十一局、原中铁十三局、中铁十九局等参建的沈大高速公路工程,刷新了社会对“‘铁道兵’不仅能修好铁路,更能建好公路”的认知。同时,沈大高速公路也对后来国内其他高速公路建设起到了示范作用。

    中国高速公路发展史,是一部从无到有、厚积薄发的“创业史”。从1984年到1989年的5年间,全国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还不到300公里,直到20世纪末才突破10000公里。

    惟其艰难,更显担当。着眼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大市场的中国铁建,在共和国高速公路发展的自我突破期,一次又一次地甘当先锋。

    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在“八五”计划中规划了“五纵”“七横”高速公路网。其中,“五纵”之一的京沪高速公路,全长1262公里。中铁十一局、中铁十二局、原中铁十三局和中铁十八局等单位主动请缨参与建设,把京沪高速公路打造成为我国第一条全线建成高速公路的国道主干线。

    京珠高速公路、京福高速公路、沪蓉西高速公路……今天,回望7条首都放射线、11条南北纵线和18条东西横线密织的中国高速公路交通网,处处可见建设主力军——中国铁建的身影。

    据交通运输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高速公路通车运营里程突破14万公里,总里程位居世界第一。

    35年如一日地“啃硬骨头”,让中国铁建人在不断刷新纪录、创造奇迹中,擦亮了企业名片。

    在沪蓉西高速公路支井河特大桥施工中,中国铁建大桥局先后攻克大吨位缆索起重吊机、深基坑机制砂混凝土泵送、钢管拱肋混凝土灌注等多项技术难题,并创造了当时同类型桥梁跨度最大、同跨缆索起重机起重吨位最大、钢管拱肋单节段吊重最大、全桥钢管拱重量最大4项世界纪录。

    在包茂高速公路施工中,中铁十二局、中铁十八局联手在秦岭终南山凿出一条18公里长的隧道,其建设规模位居世界第一,并创下了月单口独头掘进429.5米的世界纪录……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穿洋凿隧,中国铁建已然站在中国高速公路技术制高点。据统计,仅2010年至今,中国铁建就获得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38项。其中,特等奖2项、一等奖6项、二等奖15项、三等奖15项。

    谁能够为社会、为人民、为客户提供一流产品,谁就会迎来发展的春天。凭借着良好品质和信誉,中国铁建在国内各省份的高速公路市场均呈现出以点带面、滚动发展的强劲势头。

    ——在西藏,中铁十七局四公司作为重点公路AA级信用评价施工单位,相继承揽到19项公路工程;

    ——在广东,中铁十二局一公司凭借31项“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技术创新成果,短短5年承揽高速公路工程27项,累计完成产值超过100亿元;

    ——在中国高速公路“井喷式”发展的35年里,中国铁建共修建高速公路和高等级公路近200条,累计建设总里程超过5万公里……

    2017年7月,当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模式终结之时,中国铁建已经在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和运营一体化道路上风雨兼程13年。

    大胆的成功尝试,源自敏锐的战略眼光。21世纪初期,中国高速公路市场方兴未艾之际,中国铁建高层领导就清醒地意识到:要想做大市场,就必须打通整个产业链条,进而在转变经营方式中,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下转第二版)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