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新 明

    □ 王光华

    一天夜里11点多,突然想到好久没有和新明联系了,就发了个微信给他:

    “新明,睡觉了吗?”

    “正在准备中高级歌唱师职称”,他答非所问地回答。

    “中高级歌唱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叫法,只知道有歌唱家、歌手这样的称呼。 

    “评中高级歌唱师有何用?”我问他。

    “能得鲜花和挣钱”他有点自豪地回答我。

    “在哪挣钱?中高级歌唱师由什么人评啊?有没有评委?”怀着好奇心,我一连发了几个问题。

    “现在不挣钱,电脑自动打分升级,共21级,我现在是11级。我有2万多网上粉丝。”

    我一时感到茫然,不知道是他家庭负担重,想通过网上唱歌挣钱,还是他本人太喜欢唱歌而已。

    新明是一家大型央企员工,在贵州黔西南的一处铁路工地上班。1995年从咸阳一所师范专科学校历史系毕业,当时按分配应该到当地农村中学当老师,但他回到了已故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在施工一线一干就是20多年。在项目,他一直干着库房保管员、食堂管理员等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不过他当保管员,领导和职工都很放心,他从来没有那方面的私心杂念,而且工作也很认真。 

    说到这里,我眼前再一次浮现出新明的形象:一米七左右的个头,身体稍微有点消瘦,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有点木讷、迂腐、呆板,头发横竖不直,贴着头皮,感觉他老不洗头似的,衣服穿得也是邋遢,从来都没有收拾得干干净净过。

    说起唱歌,又想起了小时候,我和他在同一所初中念书,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歌咏比赛上,新明唱了一首《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开始唱的还可以,不曾想他唱着唱着竟然唱哭了,引得台下的学生和老师哄堂大笑。后来,我拿这件事取笑他,他狡辩道:“你不懂,我是感情充沛,被感动得哭了”。

    今年初,临近春节,在外工作了一年的新明要回家过年了。临走的几天,我问他票订好了没有,他说订好了,我又问订的什么票,他说是普铁票,而且是硬座。过完春节,又得回工地了,他依然订的是普铁硬座票。我就搞不明白了,从贵阳到咸阳,飞机、动车票都好买,动车二等座车票,春节职工休假单位是给报销的,他却非得要坐老式的绿皮火车,他是想给单位省钱还是怀旧?也真难为他,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一家四口人,老婆没有工作,两个女儿都在上学,时不时还要给70多岁的老母亲一点零花钱。20年来,他习惯了省吃俭用,连唯一的一张工资卡也交给老婆。

    “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新明发过来一句话,我一看时间,都夜里十二点半了。

    新明是我的发小,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几个人物,《一件小事》里那个正直善良的人力车夫,《故乡》里的老成、矜持的中年闰土,《孔乙己》里的站着喝酒,穿长衫的孔乙己,他是哪一种人呢?几十年了,我改变不了他,也无法评判他。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