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母爱永存

    □ 雷  崇

    原江吾儿:

    自汝降生以来,吾每有闲暇,总欲书信一封予汝,然竟无从说起。如遇琐事缠身,便付之一叹,曰:明日复明日。

    时人常叹,养儿方知父母恩。吾曾嗤之,现深以为然。吾幼时疑母,汝曾抱吾乎?母哭笑不得。然至今日,方觉荒诞。雏子新生,不啼者万中无一,汝虽乖觉,亦偶有哭闹。吾产后,母欲使吾安眠,遂抱汝。吾见母抱汝寐,问何不寝?母曰,汝不易睡,恐子噪。然母亦困极,仍强作精神。

    吾进学时,与母多有嫌隙,许是年少气盛。母工作繁杂,吾常有怨怼,深觉母慰吾甚寡。母闻吾冷语,亦深觉吾不体其苦。事愈甚,怨愈烈,竟与母不语达半年。今思之,当日年少气盛犹历历,母欲言又止亦犹在眼前。后与母闲谈,问母可有怨?母云,盖因吾重公事,疏于汝,汝何错?吾又何怨?吾竟无言以对,只觉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吾每与母角口,外祖母俱劝,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为人子,须知父母育儿不易,应谅养家之苦。吾心有怨,人生在世,焉能无过?然闻母言,吾乃知于父母心,天下亦无不是之子女,子女有过,犹以包容心谅之,父母或求子女有大成,但更愿身康体健,一生顺遂。

    余幼时深信,有严责之母乃人之大不幸。若吾有子,必温柔以待。现吾亦为人母,始觉今吾能有安定之事、幸福之家,实赖母之严责。吾曾怨言满腹,缘何他人戏玩时吾需学,亦不知缘何吾成绩稍有差池母便动辄打骂;而今思之,惟感激满怀,若非母之严责,何谈上进,何谈成事。

    偶有在家之夜,卧于汝身侧,思及母鬓边又增之白、目眦新添之纹、甚不直之腰背,难忍泪流。今母已近花甲,吾却望其尚似壮年。吾深愿吾幼时乖觉复乖觉,莫累其忧不才之女;亦深愿吾能识事复识事,勿俟其鬓发皆白始悟时逝难追;亦深愿吾能贴心复贴心,勿俟见其涕后知其爱之深爱之沉。

    吾曾不知母用心之苦,母亦曾不懂吾惊惶之情,时移事迁,方深觉吾但不知何以诉爱,母但不知何以相通。吾曾深受不通之害,亦深知通之重者,吾愿与汝如友般同处,亦愿汝能与吾如友般相通。吾深信,汝在吾心之重如吾在母心之重,母爱永存,儿心无畏。

    汝生于丙申年癸巳月乙巳日,重六斤一两。展信之日,不知汝是何等光景,或才高八斗,或事业有成,或妻和子孝。

    然吾毕生所愿,唯愿汝平安喜乐。

    母书于乙亥年丁卯月庚午日

    作者单位: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