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父与子

    □ 乔少雄

    很久没再和父亲对“时事新闻”展开辩论了,偶然接到父亲的电话,没想到同我讲的正是他看到的关于最美铁路的新闻,想到我也在建设单位,父亲没来由地感到特别骄傲。我被父亲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击中,着实感到害羞,两个男人隔着手机不时发出笑声……

    我一直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自己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可是当时间过去了很久,我才发现原来并不是这样,一份对家人温暖的思念会常挂心头,母亲三天两头的电话唠叨成了日常生活的点缀,而与此同时,常常会忘了我那沉默寡言的父亲。

    父亲没有多少“书生”气质,更多的是威严沉默,但他有个爱好就是每天读报看新闻。在他的耳濡目染下,我也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年少时,每次的晚餐时间是我又爱又怕的,饥肠辘辘的我巴不得立马将饭菜一口气吃完,可是,此时的父亲总会来一场“忆往昔岁月的思想教育”。“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那时条件艰苦,吃不饱,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放学后去做农活补贴家用……”那时的我,正值顽皮少年,耳边虽充斥着父亲的声音,注意力却只在满桌可口的饭菜上。

    第一次离开家是我高中住校,心中满是自由的喜悦,终于不用每天听说教了。但每逢双休晚餐时间,还是一如既往的“家教”时间。不知何时起,餐桌上开始热闹起来了,父亲的个人演讲变成了双人辩论赛,我从机械式“哦”的应答转而融入了与父亲一起探讨时事新闻的交流,潜移默化中,也许正是父亲的说教让我的高中政治成绩也算优秀。又一次的久别是我入大学,依稀记得父亲很严肃地对我说“你已是成年人了,记住自己的身份,做学生该做的事,好好深造读书”。参加工作后,再一次离开家,那次晚餐,父亲反而没有说教,一直让我多吃点儿。饭后,他深邃的眼眸似乎是一片大海,平静又深沉,喜悦的笑让平时威严的脸皱纹更深,我也笑了。那晚,父亲再一次严肃地对我说“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认真工作,多学多做,年轻人不要怕苦怕累,不能马虎,你们现在很幸福,生活在了好时代”。我的心却再也没有像从前分别的喜悦,多了一些不舍与挂念。

    时隔多年,回想起父亲与我之间的点滴,不禁感叹,他的目光越来越远,而我的牵挂却越来越近。

    作者单位: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